世界内燃机大会暨展览会
World Internal Combustion Engine Congress and Exhibition
展会地址:无锡太湖国际博览中心
大会时间:2018.11.9-11
指导单位
中国科学技术协会
中国工程院
江苏省人民政府
支持单位
中国汽车工程学会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
中国内燃机工业协会
中国机床工具协会
主办单位
中国内燃机学会
无锡市人民政府
承办单位
无锡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
无锡市科学技术协会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无锡支会
中船重工集团第七一一研究所
无锡市汽车工业协会
江苏三角洲国际会展有限公司
协办单位
  • 上海内燃机研究所
  • 中国船舶工业集团公司
  • 中国船舶重工集团公司
  • 中国兵器工业集团公司
  • 中国工程机械工业协会
  • 中国农业机械工业协会
  • 中国机床车辆工业集团总公司
  • 潍柴动力股份有限公司
  • 广西玉柴动力机械有限公司
  • 一拖(洛阳)柴油机有限公司
  • 中国重型汽车集团有限公司
  • 无锡开普动力有限公司
  • 无锡威孚集团有限公司
  • 常柴股份有限公司
  • 常发集团
  • 凯龙高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 江苏四达集团有限公司
  • 常工集团
  • 雷沃重工股份有限公司
  • 无锡蠡湖叶轮制造有限公司
  • 一汽解放汽车有限公司无锡柴油机厂
  • 无锡威孚力达催化净化器有限责任公司
  • 无锡隆盛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行业新闻
农机行业能在2017年“触底反弹”吗?
2017/11/8 9:43:23

  关注2017第十六届中国国际内燃机及零部件展览会,携带您的展品/新品参加我们的展览会即可拓宽市场领域,获得更深层次的增值服务。在展览会上,参展商可与批发商、零售商、代理商甚至最终顾客等新老客户建立和加强关系。对企业而言,利用其他方式加强与老客户联系、广泛接触老客户需要花费很多时间和人力,但在展览会上企业可以轻而易举地做到。

  一、主要农机产品业绩持续下滑

  拖拉机市场。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7年1-3月,大型拖拉机累计产量17475台,中型拖拉机累计产量155201台,小型拖拉机累计产量31万台。产量不等于销量!据笔者了解,身处“第一梯队”的拖拉机品牌,库存压力空前,一些企业的生产线已经处于半停产的状态,这是笔者从业多年来从未见到过的情景。

  小麦收获机市场。往年的麦收作业季节到来之前,都是小麦收获机的销售旺季。可惜时过境迁,盛况不再。从2016年开始,在华中、华北等小麦主产区,小麦收获机市场大幅下滑。笔者从不少地方的经销商口中得知,从今年春节过后到4月底,小麦收获机的销量同比2016年明显下滑,基本上也就是去年的一半儿水平。很快就是麦收旺季了,如果在最后“冲刺”阶段依然如此,那么今年或将在去年“腰斩”的前提下再次“腰斩”。

  水稻收获机市场。一些水稻收割机生产企业在2016年为了抢占市场份额,用户只需支付少量的预付款后便可提机,后续货款可以待收获季节之后再行偿还,极大地拉动了产品的销售。但在某种程度上也提前预支今年的销量,使得今年水稻收获机市场更为难测。虽说这种方法是一种营销模式的创新,但后续风险较大,需要做好规避措施。外资品牌水稻收割机因为采用产能限制+订单式生产+全款提机的营销模式,受到的影响反而有限。其他国内水稻收割机品牌受到的影响比较明显。

  玉米收获机市场。受多重因素的影响,玉米收获机在2015年“断崖式”下滑,2016年持续下滑势头。用户手中的玉米收获机已经足够“吞吐”现有玉米种植面积,饱和度已经很高。再加上2017年中央财政农机购置补贴资金已经在年初一次性下达各地,而下半年才是玉米收获机的销售旺季,因此,2017年农机购置补贴政策对玉米收获机的拉动不是很大。所以,在没有更具特色的迭代产品问世之前,已经处于饱和状态的玉米收获机市场很难好转,玉米收获机生产企业还将继续减少。

  二、农机产业下滑的原因

  主要农机产品处于饱和状态。参加过大田农社农事服务中心经销商加盟会的人应该都看到过上面的表格,从大数据可以看出,主要品目的农机产品小麦机、水稻机、玉米机已经处于超饱和状态,唯有拖拉机还有少许空缺。在还未到达2020年之前,现有的主要农机产品就已经达到相当的饱和度,那么在2020年之前的几年怎么办?市场会景气吗?农机生产企业、经销商的日子会好过吗?

  农机“供给侧”产能过剩。在我国农机行业发展“黄金十年”期间,很多农机生产企业都尝到了甜头儿,为了追逐更多的利益,把赚到的钱用于投资建厂、扩大产能。正值“风口”、正值“大潮”时期,一个企业扩大产能或许还不会影响大局,但是多个企业、整个行业都扩大产能,势必会影响大局。市场大潮退去之后,那些多余的产能、尚在建设中的厂房、尚未投产的设备,一下子成了企业的累赘,挤占了大量资金,导致企业经营困难。2017年一些经营不善的农机生产企业、经销商将加速被“洗牌”出局。

  农机“需求侧”剑指高端。当今的农机用户,对农机的需求不仅停留在“能用”标准,在此基础上更要求“好用”,甚至有的用户还要满足“面子”的需求。特别是现在的农机专业用户,不再像以前的散户那样把自家和邻居的地打理完就完事了,而是要用农机赚钱,自然要讲究农机回报率和回报周期。一般来说国产农机在3年保修期内故障不会很多,而3年后的维修成本很可能就会高于作业收入。为了尽早收回成本,产生利润,当今的农机用户更青睐高端农机的性能和无故障时长。

  农机用户购买能力下降。2016年“镰刀弯”等玉米主产区农民收入急剧下降,不仅降低了用户购买农机的能力,而且也影响到农民种地愿望。再加上今年农机购置补贴总额减少30亿元,农机购置补贴比例在去年基础上再次下调,比如河南省2016年1504拖拉机补贴额为94500元,2017年就降低到68000元,差距26500元,无形中增加了产品的销售价格,打击用户购机的积极性。

  农机排放标准升级“后遗症”犹存。2016下半年,因为“国二”农机大限将至,“国二”农机疯狂甩货,从一定意义上提前透支了今年的市场需求。再加上一些用户对“国三”农机的操作使用还不是很熟悉,对“国三”农机稳定性还有一定的顾虑,虽然2016年投放到市场的“国三”农机试用者口碑还可以,但是综合因素导致了今年“国三”农机的销量不是很乐观。

  三、农机产业进入“谷底”了吗?

  社会各行业大背景不容乐观。放眼整个社会大背景,自2008年美国爆发“金融危机”之后,全球经济尚未走出低迷状态,中国的很多行业也逐渐进入低速发展的“新常态”。农机工业也进入“洗牌期”,尽管这个”洗牌期”比别的行业来的晚了一些,但惨烈程度不会比其他行业差。所以,大家对这一轮的行业调整的“长期性”和”艰巨性”要有充分思想准备。

  农机行业格局尚未明显改观。前面已经提到了农机产业下滑的原因,这些摆在眼前的农机行业格局、困境,到目前为止不但没有明显改观,还有愈演愈烈的趋势。因此,笔者认为,2017年剩下来的多半年里,生产企业、经销商乃至整个行业的日子或将不会比第一季度好过,“哀鸿遍野”的状况很可能会持续到年底,甚至是明年开春。但是,据了解,业内有关人士预测,8月份之后农机市场可能会有小幅反弹,有两个理由:一是玉米价格今年可能会小幅攀升,去年已经触底,今年玉米库存将进一步削减,农民种玉米盈利虽不如前些年,但已不再亏损;二是今年农民退种比较普遍,土地流转价格下跌了很多,这块儿也省出了不少的成本;三是下半年的深松补助和秸秆回收补贴会拉动相关农机产品的销售。但这些利好消息对于严冬中的农机行业来说,还不足以全面回暖。

  “洗牌”才刚刚开始。从去年开始,一些生产企业因为缺乏“国二”升级“国三”的技术、人才、资金等方面的实力,开始淡出农机行业。一些产能过剩,厂房、设备、人才等方面资金投入过多,流动资金匮乏的企业也正面临着资金链断裂的境地,在今年第一季度大环境不好的情况下被“洗牌”出局的可能性很大。那些没有预留充足准备金的企业,裁员、停工、转产的可能性也很大,如果“熬不到”年底或明年开春,也会面临“被出局”的危险。伴随着生产企业的惨烈“洗牌”,农机经销商面临着同样的境地。

  四、各方群体需要怎样渡过“低谷期”?

  农机用户:种粮食不要随大流,尽可能多争取一些补贴。比如大家现在都在说种玉米不挣钱了,纷纷退出,对于那些还在坚守的农民来说,反而可能挣钱,起码不会赔钱了,因为今年玉米价格不可能比去年更低。国家在农业上的补贴较多,有秸秆综合利用补贴、土地轮作补助、农机报废更新补贴、农机购置补贴、农机作业补助、种植作物品种等方面的补贴,这些补贴通过正常渠道积极争取是可能拿到的。

  农机生产企业:苦练内功,多条腿走路。产品质量+热门产品+细缝领域。提高产品质量是每一个生产企业永恒不变的主题,农机生产企业也不例外。在主要农机产品饱和的情况下,市场上依然有着很多的热门农机产品,扩大产品生产类别,可以增强市场抗风险能力。掌握农机行业大数据的大田农社总裁吴克铭先生曾在大田农社农事服务中心活动中说过,目前我国农机行业“全程有短板,全面有空缺”。农机企业应该瞄准市场的“短板”和“空缺”去努力,这些产品不仅用户会需要,国家政策也会扶持,企业的日子还会像现在这么紧张吗?

  农机经销商:农机到大农业的转型升级。近些年各地农机经销商的数量一直在增长,原本那些“老”经销商的销量被分流,再加上用户减少、生产厂家也在减少,但是物价、人员成本、店租等都在不同程度增长。只靠农机销售为主营业务的经销商日子越来越困难,怎样才能存活的长久?怎样赚更多的钱?转型升级的路在哪里?从农机领域跳出来,跃身到大农业,除了农机销售外,农机维修、配件、金融、保险之外,再接上农资、农事服务等方面的业务收入,尝试大田农社农事服务中心的业务体系,或许会是“柳暗花明又一村”。